病人安全週響應活動

2017年~2019年  主題:醫病溝通

活動口號為-病人安全我會「應」,「3應」內容如下:

  • 響應:響應參與病人安全活動(例如:團體衛教、就醫講座)。 
  • 回應:回應醫護人員的問題(例如:拿藥或做檢查/治療時,當醫護人員詢問我的姓名及相  關問題,我會主動回答)。 
  • 反應:主動反應自己或家人的特殊健康狀況、任何關於治療或用藥的疑問。(例如:我有哪些治療方案、此優點及可能的風險為何?)

★2017年活動成果連結  ★2018年活動成果連結   

     

醫病溝通小故事

●愛孩子的醫師

Profile

我有根莖三兄弟(依序芋頭、地瓜、土豆),約2年前連續半年地瓜跟土豆接連生病,土豆最小最倒楣,每次被傳染後,因為不吃不喝就得到住院打抗生素及點滴,連續3個月每個月到醫院報到,我們家爸爸是軍人,媽媽是職業婦女又在職進修,每天上班、醫院、學校三頭跑,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土豆身上,某天突然想起,6y7825*12072地瓜好像很久沒有打預防針了,安排了時間回診,醫師評估後,結果地瓜的生長曲線竟然掉出了3個百分位外,生長嚴重落後,在兒科張宇勳主任的轉介下,來到了朱紹盈醫師的門診,一連串的檢查及會診營養師,經連續三天的飲食紀錄評估下,孩子因為吃得不好,造成營養不良、生長落後,這消息對於媽媽來說,真是莫大的打擊,當下真心覺得媽媽失職,內心對孩子充斥著滿滿的愧疚與懊惱。    接下來的門診追蹤,地瓜都稱呼朱醫師為朱朱阿姨,每次到診間時,診間門一打開,朱朱阿姨第一個打招呼的都是孩子而不是家長,親切的問候,跟著孩子童言童語,讓孩子因為要看醫師而不安的心瞬間消失,每次的回診,朱醫師都會依照孩子的狀況,做足了飲食衛教,不單單只有食物種類,還會告知哪裡可以購買,並且教導媽媽烹調製作方式,所以媽媽開始執行了養豬計畫,而且為了讓孩子肯吃、吃得健康又營養,每天想盡辦法尋找,並自己製作高熱量、高蛋白的餐點,讓孩子可以一天6餐,而且都吃進去。    終於,經過兩年努力,在醫師的指導,媽媽的努力下,生長曲線已經進步到15百分位內,與朋友分享此經過時,朋友曾告訴我,聽說朱醫師很兇會罵家屬,但這跟我印象中小孩口中的朱朱阿姨不太一樣,在我們追蹤的這兩年,朱醫師除了衛教飲食外,還關心小朋友是否每天都有閱讀的習慣,且除了他的小病人外,連病人的手足都一併的關心,透過醫院的網站、某社交網絡,得知朱醫師著力於推廣兒童閱讀,閱讀的腳步也跨出醫院進入部落,成立聚落書坊,把書送到每位孩童家中,相信這樣愛孩子的醫師,應該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

●開放問答,用心傾聽

Profile

含糊不清的溝通,總會帶來不必要的誤會跟爭執,忙碌間忽略了腳步要放慢,話往往就不能說清楚了,人與人間是最難修行的,唯有改變自已的心態,才能做好應對人事。

醫院志工的角色,更加顯得重要,柔性的身段謙卑也為同仁注入了一股力量,避免衝突發生,靜心是在為了尷尬不安的場面紓緩摩擦,增進信心,有效說明,減少醫病關係的緊張。在高齡長者、身心障礙者就醫,需要有親屬陪同就醫,陪伴在側的親人也能一同關心,不要只靠外籍勞工,才不會造成言語不通的困擾及不解,避免回到家又一知半解,要不就怪罪醫護人員,如此一來,徒增無明煩惱,又惹來口業,誤會更加深了。事前的功課不可少,收集資料,把要說、要問的,先做好筆記,以防漏掉,在良好舒服的獨立空間對談,保護個案隱私,多點足夠時間傾聽病患跟家屬的聲音,眼神平行看著對方,語氣平穩,以引導個案或家屬想問的事,還有不要情緒化的大起大落,另外不能單單只有醫師或護理人員在,而是有相關的同仁及志工在場,開放式的對答,重要的是表現態度和緩,避免不必要的對立;當然醫護更是希望病人、家屬能清楚了解,主動詢問;病情告知上,有白字黑字的同意簽名,保障雙方權益。在中醫門有許多是身體的酸痛等前來治療,民眾會問及到:「剛剛醫師有說什麼食物不能碰?」那護理人員就會為病患說明,提升個案對疾病的認識,醫病關係在良好的職場環境氛圍裡,也就被感染,自然就能讓溝通形成善的循環。相識是因緣,圓滿溝通,增進醫病信任,少糾紛。

● 親愛的我想說...我的生命,我決定。

Profile

『要決定插管嗎?』一句像是炸彈般的問題在病患及家屬耳中震耳欲聾,就在此時病患和家屬的選擇有了分歧,迫在眉梢之際要怎麼選擇可以得到病患和家屬間雙贏的局面呢?

    她是一位64歲的素卿阿姨,待人很和善也很有禮貌,照顧她的期間常常說請、謝謝及對不起,但血液癌症已纏身多年,這幾年來經歷了化療、掉髮、肺炎、插管等讓病患痛苦不堪,現下肺部感染和氧合指數沒辦法再給更多時間考慮了,主治醫師很有耐心地解釋說明病情並給予家屬及病患選擇權,告知任何決定的利與弊,但曾經有插管的經驗讓素卿奶奶更害怕,雖然先生和孩子不斷的希望她繼續堅持下去,再為自己和家人拚一次,但素卿奶奶含著淚說:『拜託你們,讓我走吧!我不想再這麼痛苦了』,一次次的懇求身為護理人員的我在一旁強忍著淚水,終於,先生和兒女也含著淚說:『好,我們尊重妳的選擇,我們會在旁陪著妳』,這是多麼祥和的畫面出現在加護病房內,家屬詢問是否可以三位家屬一直陪伴在旁,雖然規定是至多兩位親友探視,但運用同理心技巧,我答應了家屬和病患的要求,或許這短短的時光裡是這一家人最後的相聚,他們圍成一圈坐在素卿奶奶身邊,和她聊起過往,過程中還不忘提醒醫護同仁要吃飯睡覺,漸漸的呼吸次數變的淺快、氧合不穩、全身冒冷汗和躁動不安,家屬慌張的詢問該怎麼辦,經過與醫療科討論協助給予嗎啡類藥物讓病患舒適,家屬在旁誦經運用靈性支持陪伴最後一程,一步步多麼艱辛,直到夜晚的某一刻生理監視器上所有波形成為平直的道路,像是一條通往天堂的路,我輕聲安撫著家屬,並指導該如何辦理相關事宜,隨後跟著我的護理團隊為素卿奶奶進行身體清潔和更衣,不忘為她戴上美麗的頭髮,看起來年輕許多!過程中做任何事或任何動作都和她說明,因為我不想讓素卿奶奶感到害怕,幫忙推到門口,深深的一鞠躬獻給素卿奶奶,願她一路好走,家屬點頭表示感謝,我也謝謝她給我上了很寶貴的一堂課,也許善終聽起來很困難,但這樣的經驗讓我學習到,原來在急重症單位也可以讓病患及家屬學習到如何善終如何得到雙贏。

Copyright © 2017 花蓮慈濟醫學中心. 版權所有. 地址:花蓮市中央路三段707號 連絡電話:03-8561825 .